东阳红木产业加速洗牌 三年企业数量减半

2019-01-10来源:北京商报家居新闻热度:5499

浙江东阳,苏作家具的主要传承地,以东阳为代表的苏作家具与京作、广作并称红木三大流派,东阳木雕与红木家具融合创新成就了“世界木雕,东阳红木,营造中式好空间”的美誉,红木也成为东阳支柱产业之一,“买红木到东阳”呼声日隆。2019年开年,记者采访的脚步踏上东阳这个“世界木雕之都”,惊异地发现,在短短的三年时间里,原来3000多家红木家具企业只剩下1300多家,洗掉了一半以上。

东阳红木产业怎么了?作为中国家具产业聚集地的一个缩影,东阳红木产业的变迁,也是中国家具业兴衰的一面镜子。消失的自有原因,留下的必有绝招,站在2019年新的起点上,东阳红木产业正在加速洗牌,会以怎样的姿态迎战市?

半数以上企业关张

2019年1月4日上午9时,冒着绵绵细雨,顶着凛冽寒风,驱车驶离居住区,穿过花园村3.5公里长的红木长廊,20分钟后,杨云来到自己的家具展位。这是浙江东阳市最大的红木展示场所——花园红木家具城,数千家红木家具企业在此汇集。

与多数展位都有着独立的门脸儿、拥有一二百平方米的经营面积、一个个家居场景错落有致地展示着一件件红木家具产品不同,杨云的展位只是在通道上占据了一个角落,散乱地堆放着一件件家具,既没有品牌展示,也没有空间呈现!澳憧刹灰】凑飧霾黄鹧鄱恼刮,几年前红火的时候一个月能做好几单买卖,一年下来赚个百八十万都是毛毛雨!泵娑约钦咭苫蟮难凵,杨云以自豪的语气说起当年的辉煌,但随后以尴尬的口吻表达了自己的现状,“实话跟你说吧,这个买卖我是干不下去了,这个月干完,就撤摊儿回家过春节,今天来就是安排甩货的!

东阳红木产业加速洗牌 三年企业数量减半

东阳市最大的红木展示场所——花园红木家具城门庭冷落,部分商户已经撤离

在过去的很多年里,在东阳做红木,根本不愁卖不出去,就像皇帝的女儿不愁嫁一样。作为红木家具的主产地之一,东阳内有“中国好莱坞”横店影视城,外依义乌世界贸易城、永康·中国五金城,四方客商纷至沓来。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在外做木工挣了些钱的杨云2009年回到东阳,租了一间小屋子,雇上几个人,做起了红木家具生意,自产自销!澳鞘焙蚋静挥冒谔,客户就会自动找上门儿来。由于我们的成本小,价格低,一些识货的买主能够鉴别真伪、分清好坏,总是供不应求!

然而,当一些与他一道起步的同行盖了新工厂,产品销往全国各地,广告做到中央电视台之时,杨云却依然在小作坊里敲敲打打!叭思野炎那度朐偕,购进大量珍贵木材,单是木材升值带来的利润就在几十上百倍,我却玩儿起了股票,亏得个底朝天,错失了将企业做大的机会!鼻靶┠暾龊炷臼谐《己芎旎,杨云还能通过花园市场的一个展示窗口勉强维持,这两年木材价格大涨,运营成本大增,没有创意的产品难销,加上环保风暴的冲击,缺乏足够资金建设排污、除尘等设备齐全的工厂,对未来发展又没有信心,杨云觉得这个买卖做到了尽头。

“我还是文化太低,没有发展意识,没有抓住机会,原来租的厂子都因建筑违章拆除了,这个摊儿不关也得关!毕挛4时许,花园红木家具城临近关门,站在宽敞明亮的大厅内,背靠着大大的广告牌,杨云显得有些寂寞,眼神中透着一丝迷惘:做了十年红木买卖,现在做不下去了,该去做什么?

在东阳,具有杨云类似遭遇的红木厂家还有不少。据东阳市红木办提供的数据显示,2016年初东阳市统计在案的红木家具企业超过3000家,2017年减至2300家,2018年进一步整合到仅剩1336家。仅仅三年时间,东阳红木企业已经洗掉超过半数。

红木遭遇双重洗牌

三年时间,1600多家红木企业销声匿迹,这对东阳这个木雕与红木结合而成的家具集散地来说是个不小的震荡。记者在东阳深入企业采访时了解到,政府环保加码和市场消费下滑,是众多东阳红木家具企业消失的两重因素。

关停整改,是许多从事红木加工的中小企业老板不得不面对的阵痛。木工环保最大的难题来源于资金投入,以明堂红木为例,早在2013年就购买了一套功率为20千瓦的除尘设备,第二年又花费500万元在整个开料车间安装了中央除尘系统,仅除尘这一项就投入逾千万元,更不用说还有废气、废水等处理设备的投入!岸杂诓返巧瞎鼼20杭州峰会、厦门金砖峰会和青岛上合峰会的明堂红木来说,上千万元的投入都算得上是一笔巨款,更不用说一些没有实力的中小企业了!彼灯鸹繁8脑,明堂红木营销总监徐志峰颇为唏嘘,“这是在过一道生死关,是魄力与实力的较量!

环保风暴在东阳可以用“猛烈”来形容。2018年,东阳市政府以中央环保督察为契机,明确提出“规范提升一批、整合重组一批、关停淘汰一批”的十八字环保整治方针,在安全措施、环保设备通不过的情况下,中小企业只能关停工厂。仅仅在2018年,东阳市就关停淘汰“四无企业”、环保不达标企业974家,拆除原来用于生产家具的违章建筑43万平方米。

政府环保加码,并非是导致企业死掉的唯一因素,还有一个重要因素是市场消费的变化。从市场趋势来看,高端消费被抑制,是个不争的事实。很多企业对红木家具都有着很深的传承情结,认为祖宗留下来的老规矩不能变,认为红木家具就是收藏品,能够保值、升值,有的企业甚至推动五年、十年增值回收举措!凹揖卟皇锹蚶纯吹,而是买来用的!彼蠛炷径鲁ね鹾Q笕衔,市场需求发生了变化,高端消费被抑制了,红木家具企业必须从定位“收藏品”到“家居用品”进行转型,只是一些企业在转型过程中缺乏经验,很难开拓新市场。

“政府只是加速了行业洗牌,真正导致那些红木家具企业死掉的是市场!敝行藕炷径鲁だ钪倚诺幕耙徽爰,在市场的驱动下,原来靠投机取巧、想从中捞一把的企业如今都死光了,留下来的都是真正有实力、有沉淀、重品牌的企业。

东阳市红木办的统计数据,证实了李忠信的说法。2016年,尽管有着3000多家红木企业,但其中销售额超过2000万元的不过36家,2018年只剩下1300多家红木企业销售额超过2000万元的增加到200家以上!巴ü,产业更加健康、管理更加规范,企业经受环?佳榈哪芰、经受市场挑战的能力进一步增强了!倍羰泻炷景旃ぷ魅嗽闭庋硎。

转型升级待破三题

企业数量的减少只是东阳红木产业的一个表象,真正能够支撑起这个产业持续发展的,是在洗牌过程中企业如何转型升级。记者总结采访中一些代表性企业家的看法,认为在转型升级过程中,东阳红木企业需要破解产品升级、工匠延续和品牌塑造三大难题。

首先是产品升级。传统的产品必须保留,创新的产品更不可或缺,已经成为目前稳定发展的东阳红木企业的共识。记者在走访中注意到,有的企业以亲民产品向“80后”、“90后”新生代消费群倾斜,比如苏阳红创立“东遇”新品牌、双洋红木上市“简悟”系列、卓木王发布“醉中国”系列,产品使用价格亲民的红木材质,强化设计性和时尚性;有的企业在坚持传承的同时力求创新,比如明堂红木与设计师乔子龙、陈飞杰合作,研发单品模式“上宾”系列和专卖店模式“承道”系列,中信以“前言”系列诠释新古典主义,就连一直坚持只做精品,追求设计新颖、工艺极致的老牌企业大清瀚林创始人吴腾飞,也在谋划将获奖的概念性产品系列“竹林七贤”和“文斋一号”优化后投放市场。

其次是工匠延续。工匠资源的稀缺是红木企业面临的重大难题!昂炷酒笠刀怨そ车囊蟊冉细,一般的技工需要培训半年以上才能熟练从事生产!蓖鹾Q蟊硎,尽管很多企业已经引入自动化设备,但机器只能做一些批量化生产,对于个性化要求较高的红木家具行业来说,工匠依旧是必不可少的!2009年刚建厂时工匠在当地就能招到,现在木雕成为冷门行业,鲜有人学,工匠十分稀少,后继乏人!蓖鹾Q笃奈弈蔚厮档。尽管在东阳市政府的支持下,当地的广厦学院、东阳技校等学?枇四镜癜,专门培养技工,但真正进入红木家具企业的却寥寥无几。

第三是品牌塑造。过去主要靠客户主动找上门,卖一套家具就能过半年。如今是品牌时代,单靠便宜已经不能吸引客户,还需要有品牌知名度!耙晃焕醋阅诿晒诺南颜呖吹秸固贕20峰会上使用的家具感到十分震撼,当机立断买了200多万元的家具,一周后又带着老婆来买了几十万元的产品!泵魈煤炷拘涸鹑寺ハ菩Τ,消费者更看重的是明堂的终身售后服务。李忠信以自己20多年红木行业摸爬滚打的经验来诠释红木行业对品牌塑造的重要性:“红木有魂,必须靠十年乃至几十年沉淀,想进来捞一把的,不管砸5亿、10亿,都砸不出品牌来,结果都死掉了!

东阳市红木办负责人认为,洗牌后的东阳红木产业,减少的是数量,增加的是实力,直面社会与市场大环境的变化,东阳红木家具企业将浴火重生,接受市场新的挑战。

责编:思言